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 免费注册 忘记密码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诗酒年华 >云旅天地> 诗酒年华

波尔多2014:被忽视的好年份

摘要: 随着波尔多产区2015和2016年两个伟大年份出现,大多数人都忽视了波尔多的2014年份。实际上,2014年也是一个颇为优秀的年份,不少酒庄都出产了非常优秀的葡萄酒。
ABSTRACT: Shaded by the halo around the great 2015 and 2016 vintage, Bordeaux 2014 is often neglected by people. Actually, 2014 was also a good vintage in Bordeaux, with many wineries produced some good wines.
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里,2016年份的波尔多(Bordeaux)葡萄酒可谓非常成功,获得了非常高的评价,2016年也被誉为是2015年之后又一个伟大的年份。然而,细心的酒粉也会发现,近期市场上较为多见的当数刚出酒窖不久的2014年份葡萄酒。说到2014年份,可能很多人,包括大部分酒商,都没有特别深刻的印象——因为大家都被极为优秀的2015和2016吸引了目光。事实上,在连续经历了3个颇具挑战性的年份之后,2014年份可以说是波尔多葡萄酒“起死回生”的一年。该年份的波尔多葡萄酒虽然没有2015和2016年份的表现令人惊艳,但仍然是一个堪称优秀的年份,不少酒庄都出产了非常优秀的葡萄酒。
波尔多2014:被忽视的好年份
年份概况
实际上,波尔多的2014年并不是一个“一帆风顺”的年份,而是充分诠释了“天道酬勤”四个字。2014年初多雨且温度适中,使得波尔多缺水已久的土地得到了充分滋润。生长季开始之初,波尔多的天气温暖干燥,这让葡萄生长有了一个好的开端。六月初,葡萄树已经开花,葡萄农们甚至开始预测葡萄在九月份就可以采收。而进入七月之后,连续的阴云潮湿天气让葡萄农们陷入了深深的担忧,因为这种天气不利于葡萄的成熟,还可能滋生病害。不少酒庄为了避免葡萄成熟不均或是葡萄腐烂,都在葡萄园管理上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人力:清除有腐烂迹象的葡萄,摘掉成熟度低的果串,并且疏枝剪叶,保证葡萄园内空气流通。为了保证葡萄的健康,不少酒庄牺牲了葡萄的产量。而这些酒庄的努力和“孤注一掷”的勇气最终在九月得到了回报——近乎完美的天气让原本成熟度不高的葡萄加速成熟,同时,偶尔的微风加速了葡萄园中的空气流动,使得葡萄远离病害的侵扰,产量的降低也有利于葡萄果实的风味变得更为凝练。
为了让葡萄充分成熟,2014年波尔多产区的葡萄采收较往年要晚。九月阳光充沛的天气让该年份的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和味而多(Petit Verdot)成熟得不错,尤其是在更为温暖、砾石土壤更多的左岸。在波尔多右岸,品丽珠(Cabernet Franc)的质量也得到一致称赞。早熟品种梅洛(Merlot)的表现虽然不如赤霞珠,但也差强人意。
至于2014年份的波尔多的白葡萄,由于该年份成熟季气候凉爽,成熟缓慢,故而果实酸度高,风味新鲜,品质较好。南部苏玳(Sauternes)和巴萨克(Barsac)地区的甜白葡萄酒则得益于九月初之后温暖的天气和间歇落下的小雨,表现亦十分不错。古岱酒庄(Chateau Coutet)的负责人甚至认为2014年份是该子产区自2003年以来气候最为优秀的一年。
故而,尽管经历了一番波折,但得益于酒庄的努力,2014年波尔多还是诞生了不少品质非常不错的酒款。
葡萄酒表现
相比起前几个年份,2014年份葡萄酒的良好品质博得了众多酒评家的芳心,他们对其的评价大多为“饱满”、“纯净”、“可口”等。左岸以赤霞珠为主的葡萄酒集中度佳,口感丰富,层次复杂,结构平衡,单宁紧实,具有很好的陈年潜力;该年份右岸的葡萄酒虽然总体上表现不如左岸,但贵在风格柔美,清新优雅的气质得到了凸显。
从优质酒款上看,赤霞珠的强势表现让左岸的名庄酒颇为亮眼,尤其是1855列级庄(1855 Grands Crus Classes)中的五大一级名庄(First Growth),纷纷占领各种“最佳”榜单。2014年的气候虽然对于依赖梅洛的右岸是个挑战,然而,老色丹酒庄(Vieux Chateau Certan)、欧颂酒庄(Chateau Ausone)、白马酒庄(Chateau Cheval Blanc)和里鹏酒庄(Le Pin)等一些圣埃美隆(Saint-Emilion)和波美侯(Pomerol)的优秀酒庄依然凭借其先进的葡萄园管理技术和酿酒技术跻身于伦敦国际葡萄酒交易所(以下简称Liv-ex)列出的十大2014年份波尔多葡萄酒榜单中。
波尔多2014:被忽视的好年份
 
除此之外,左岸的1855二级庄(Second Growth)玫瑰山庄园(Chateau Montrose)的正牌酒同样位列于Liv-ex的2014年份波尔多十大葡萄酒之列。其他未入榜的1855二级庄葡萄酒在该年份的表现也并不逊色,例如爱士图尔庄园(Chateau Cos d'Estournel)、雄狮酒庄(Chateau Leoville-Las Cases)和宝嘉龙城堡(Chateau Ducru-Beaucaillou)等酒庄的正牌酒,宝嘉龙的正牌酒甚至拿到了詹姆斯·萨克林(James Suckling)给出的近乎满分的99分。玛歌(Margaux)产区的三级庄(Third Growth)宝马庄园(Chateau Palmer)、圣埃斯泰夫(Saint-Estephe)的三级庄凯隆世家庄园(Chateau Calon-Segur)等老牌名庄酒亦获得不少高分。以生物动力法知名的五级庄(Fifth Growth)——庞特卡奈古堡(Chateau Pontet-Canet)在这一年再次展现了自己远高于五级庄的实力,正牌酒获得了《醇鉴》(Decanter)95分和詹姆斯·萨克林98分的高分。
南部的格拉夫(Graves)产区,除了侯伯王庄园(Chateau Haut-Brion)之外,一些格拉夫列级庄(Grands Crus Classes de Graves)如高柏丽酒庄(Chateau Haut-Bailly)、史密斯拉菲特酒庄(Chateau Smith Haut Lafitte)和骑士酒庄(Domaine de Chevalier)的表现也可圈可点,后两家酒庄的干白葡萄酒也十分出色。
总体而言,2014年份是一个“天道酬勤、优胜劣汰”的年份:在七八月的天气挑战中,那些对葡萄酒酿造秉持精益求精的态度、花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进行葡萄园管理的酒庄脱颖而出,而疏于葡萄园管理的酒庄便难免遭受损失。这样一个年份,虽然没有像2015和2016年份一样让整个波尔多产区呈现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但是这个年份葡萄酒的优秀及背后酿酒人的努力,不该被人们忽视。(文/Zoe)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