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 免费注册 忘记密码
| 收藏本站

阿希卡

从小就对修炼有浓厚兴趣,他也在一个修炼氛围很浓的环境长大,他的母亲是当地享有盛名的星象学家并同时对塔罗牌有很深入的研究,虽然妈妈只在自己的工作室为她的朋友和客户进行个人星象分析,但塔罗牌在家里却随处可见,随处可触,因为这种独特的环境熏陶,阿希卡3岁就开始与各种塔罗牌建立了一种非常亲密的关系。

     
       在法国上大学的时候,阿希卡发现求学并不会给自己的人生找到最终的答案,于是他毅然放弃了学业,开始了一段寻找生命的旅程,带着无比的期望和热情来到中国。
     在风景秀丽的云南潜心修炼太极拳数年后,阿希卡深深感觉到内心深处渴望得到灵修方面的治疗,经过一段时间的考虑,他决定开始了另一段对他影响深远的探索,踏上印度这片神圣的土地并从中得到很好的治疗,这其中他深深地感悟到在修炼的道路上如果不能将陈旧、执着的观念放下,就无法真正进入内心的宁静,通过自己不断的修行和摸索,阿希卡自然地开始运用塔罗牌来分享他的感觉并帮助人们从牌中探索需要的治疗和引导。
      随着时间的推移,阿希卡对塔罗牌的认识和与牌之间的沟通越渐深入,他在这个精神治疗的领域里不断地发现新的能量和可能性,他以很深的意识形态结合塔罗为各界人士进行了成功的个案,由于良好的效果,来访者越来越多,单一的个案已经远远不能满足更多人群对心灵治疗方面的需求,为了使更多的朋友了解塔罗并从中受益,他最终萌发了开设塔罗课程并进行系统培训的想法。 
阿希卡的分享方式
      我和塔罗牌:我的母亲是一位星象学家,她一直都用塔罗牌,我本人自幼受母亲影响而与塔罗牌有了不解之缘,这些年在这条探索的道路上,我与许多世界顶级的塔罗大师进行交流,并逐渐把塔罗牌整合到一个较实际应用且有很大可能性和创造性的运用方式,她更加自由和灵活,也相对少了那些不必要的局限。
     我和心理学:在分享塔罗牌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我的方式和心理学有很大的相同之处,所以我开始寻找一些心理学方面的知识以便融入我的系统。在探索过程中我发现艾瑞克森催眠系统不仅符合我和塔罗牌之间的关系,也和我对疗愈乃至疗愈者的认识观点不尽相同,我曾跟随艾瑞克森的女儿Betty Alice、艾瑞克森基金会的创始人Jeff Zeig及享誉盛名的Stephen Gilligan老师进行了系统地学习。艾瑞克森催眠让我更系统地探索一位治疗师的角色、责任和可能性等等,我把它完全地结合到我的治疗工作中。因这以上所述,我现在的塔罗牌课程不仅仅是内在的旅程,也不只局限于如何运用牌的方式,现在的课程更重要的一部分是如何让你成为一个完整的疗愈者。

 
 
      
        我的修行之路:在成长这条路上,我先以修行为起点,后遇到了心理学,一到中国我就开始了长达5年的太极修行,随后在印度修习了静心和苏菲,对宗教有兴趣和探索,所以我的塔罗牌课程里会体现出成长的品质,其中包括认识自己和转入内在等等,因我在亚洲生活了近十年,故在塔罗牌和心理学(西方的系统)也加入了东方的洞见、智慧和需要。
       最近我赴日本参加了“零极限”的课程,我将零极限的源头和理论也整合入我的系统当中,这使我的课程有了更有力的完整性。
      在我的课程当中,大部分的练习环节都是我在灵感的状态中整合出来的,也可以说课程的内容是我通过多年的修习、成长和分享的一个包括理论、个案及牌阵等等的具有我本人特色的塔罗系统。
      理性和感性的平衡:塔罗牌和直觉有关系,很重要的过程是从头脑掉入心里的感觉,当我们允许直觉一步一步参与到生活当中,对自己的认识和别人的了解会有很大的改变,塔罗牌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让我们滋养与我们直觉的关系。
      与此同时,如果我们完全掉入直觉,那我们的感受将变成一种局限性且带有极端倾向的情绪,故在直觉的过程中,必须保持一种觉察,这样的话,才可能为我们的直觉创造一个稳定可发挥的平台,通过理论、分享和练习,我们首先将熟悉我们的直觉,继而创造一个和谐的空间,使其有价值的发挥出她的力量。
      我们经常想改变自己的模式或现实中不适合我们的事情,比如:很想戒烟、很想换工作、希望改善亲密关系,但是我们经常会忘记我们的身、语、意之所以这样做是有原因的,所以只是说改变这些并不能真正起到作用,如果我们越是能看到我们的整体性(意识、潜意识、深层意识),我们就可以更完整地向前走,而不再是与自己对抗,反之成为自己亲密的合作伙伴。
       通过一些治疗环节(团体和个人催眠、引导、以塔罗牌的方式系统地教授如何与自己对话),我们将会从一个分散的状态逐渐通往合一圆满的旅程,这个目标不是让我们变成纯白、纯净,而更多的是阴阳的和谐,在这个片刻我们已经是可以的,是足够好的。而脚下的路已在爱中慢慢延伸,充满了勇气和力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