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 免费注册 忘记密码
| 收藏本站

长风万里尽汉歌第十二章

……
再说这陆谦与刘唐出了村落,缓缓打马而行,不到两刻钟十字坡已在眼前。
“哥哥看那棵大树。”怕是四五个人抱不交,面都是枯藤缠着。但枝壮叶茂,大如华盖,
抹过那颗大树,见一个酒店。外头挂着酒幌子,只没见到门前窗槛边坐着的妇人,不过这酒店内此刻还有别的客人。一个是头戴青纱凹面巾,身穿白布衫,脚下蹬着一双麻鞋;生得三拳骨叉脸,微有几根髭髯。正与对面的一个彪形大汉,说的畅快。而那大汉手边还倚着一口朴刀。
倒是那柜台后头坐着一个眉横杀气,眼露凶光的妇人,粗胳膊粗腿,肥猪一样的腰身,真真不愧是母夜叉,起98央视版的孙二娘真的差远了。
见陆谦、刘唐提着刀进来,那大汉对面的白布衫连忙站起身,“两位好汉快快请进。”
“你是那菜园子张青?”
“正是小人。不知这位好汉高姓大名,从何处知晓小人名声的?”张青脸多出一抹喜色。
他之所以定下‘三不杀’原则,那是为了结识江湖好汉来替他夫妻俩扬名,日后好托一个安稳出落脚。毕竟这人肉买卖实在不是长久营生,而且在江湖提不起声望。
“自然是被你这黑店害死的无数冤魂。”陆谦把朴刀在身前一横,对那依旧在据案大嚼的汉子叫道:“你这汉子吃的好生畅快,岂知道那是人身精肉,还吞咽的下?”
韩伯龙自也是打家劫舍的强人,这些年闯荡江湖,杀将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这十字坡的黑店勾当,早早明了,现在他吃的自然也不是真的人肉,而是等的黄牛肉。但听闻来者说自己吃的是人肉,内心里虽然不至于觉的恶心,可对于手的肉食,还是立刻生出了一股厌感。
肉汤里落了只苍蝇,倒胃口。
“哪里来的泼鸟汉,平白污秽奶奶。这清平世界,荡荡乾坤,那里有人肉的馒头。”眼看着张青还要说话,孙二娘自先恼了。“老娘先把你打翻了,砍下你的坐头肉,自来喂你。”
说着从柜台后翻身跳出来,手持两把切肉刀,奔陆谦扑来。
陆谦半点不惧,对刘唐道了一声:“兄弟且给哥哥掠阵,看我为屈死的冤魂报仇。”
那是半点不惧,区区孙二娘,还不是手到擒来。
大步奔前,手朴刀向前一杵,照心脏扎去。那孙二娘也算眼疾手快,挥刀一劈,照头打下。若是一般手段,这一家刀首已经低了去,孙二娘可以趁机抢进来,挥刀劈砍,必能赢先手。但陆谦的70点武力不是白给的,孙二娘力气不小,但还要看是跟谁。她那气力哪能真能同陆谦较呢,刀头纹丝不动,继续向孙二娘心腹捅去。
孙二娘急跃起躲避,陆谦双手一攥刀柄,卷起刀首,白刃见红,瞬时间里,那孙二娘腰身间已经多出了一道半尺长的血口,鲜血汩汩的向外淌着,半边腰的衣衫眨眼做了血色。
先前不动声色的张青骤然紧张起来,他这浑家的武艺自来在他之,祖是专一剪径的强人,孙二娘都败了那么轻巧,加他那也是不成的。
“好汉且慢动手,小人自有话说。”
陆谦冷冷一笑,水浒他最最看不起的几个人,这菜园子张青列其之一。
同样是杀人卖肉的买卖,恶名却更多被孙二娘给担了去。看看这对夫妻的绰号,一个是凶神恶煞的母夜叉,另一个是一看觉得平祥的菜园子,忒是无耻。
“愿闻好汉大名!不知我夫妻是怎么得罪了两位好汉,要找来这店厮杀?”
张青一脸的彷徨,韩伯龙却紧盯着陆谦,刚才那下子虽然来得迅快,但更见功夫。陆谦武艺不凡,至少对于他来说是如此。
而身后的刘唐是咧开了嘴,自家新认的这哥哥武艺不错,放心了。
“爷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京西陆谦便是。你们夫妻却也并不曾得罪我们兄弟,但是你辈下药蒙坏人性命,更把人剥皮卸骨,做那精肉买卖。此禽兽之所为也,之江湖他处谋财害命之辈更是可恨。某不撞也罢了,既然撞了,不杀尔等怎能解我心头怒恨?”
这时候六七个伙计从店后奔了过来,一个个手拿着棍棒铁钩剔骨刀,陆谦恨他们为虎作伥,都不是好人,施展起辣手,几刀起落全砍翻在地。
一会工夫,这对夫妻手下的帮凶无一例外的都横七竖八的倒在血泊地里。
孙二娘许是人杀得多了,骨子里自有凶悍,还要挺刀来迎,被陆谦把刀一拨,继而一刀砍在了大腿,骨头都露了出来。这时那孙二娘才知道害怕,厉声叫道:“好汉饶命!好汉饶命!”
一旁的张青这时也跪倒在地,连声叫道:“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小人夫妻真真冤枉啊。”
“冤枉?”陆谦冷冷一笑,“孟州大树十字坡,客人谁敢那里过?肥的切做馒头馅,瘦的却把去填河。”
“这也叫冤枉?你夫妻二人率兽食人,草菅人命,也配说的冤枉?”
“今日我们兄弟在那路边小店下马,只想着要些吃食,再去赶路。那里料到,险些遭了你分店伙计的毒手。你夫妻二人在这路边开店数年,手犯了多少人命?竟要日日都挑起人肉在周边村落做精肉叫卖?你夫妻歹毒若斯,当下到那无间地狱,受尽狱火磨炼。”
陆谦也是气昏了脑袋,一时间竟然与这对畜生说道那么多。
那张青犹自想着脱身,“好汉且听小人分说,好汉且息怒。我夫妻实不是那滥杀之之辈,好汉须知,小人店里遇到三类人不杀……”这张青见情况不妙,忙把自己那大忽悠的一套拿出来讲。什么僧道出家人不杀,行院ji女不杀,犯罪流配的不杀。
“……那各处犯罪流配的人,间多有好汉在里头,切不可坏他们。…………”
陆谦前世自己翻看水浒的时候,这一段都是直接略去的,也是后来络兴起了一股翻梁山黑料的风波,他夹在里头看了不少。张青孙二娘的行为与他的三观是严重相冲突的,只要孙二娘他们做的真如那人肉包子,陆谦断然是不会如武松那样绕过他们的。
这所谓的‘三不杀’绝对不是什么狗屁原则,而只是一借口罢了。僧道ji囚不该杀,那过路的行人该杀么?最重要的是不仅杀人,还作践人的尸身,所谓的人肉包子,所谓的精肉黄牛,还不是为了敛财么?
那人肉作坊,壁绷着几张人皮,梁吊着五七条人腿,还有一个剥人凳。施耐庵的寥寥几十个字,却是活生生的道出了一个人间地狱啊。
“好汉莫非是那在东京杀了花花太岁高衙内的陆虞侯?”
一旁的韩伯龙终于开口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