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 免费注册 忘记密码
| 收藏本站

照野旌旗,朝天车马,平沙万里天低

宋 词


 
 
高 阳 台·送陈君衡被召[1]
 
周密
 
照野旌旗,朝天车马,平沙万里天低。宝带金章,尊前茸帽风欺[2]。秦关汴水经行地,想登临、都付新诗。纵英游,叠鼓清笳,骏马名姬。酒酣应对燕山雪,正冰河月冻,晓陇云飞。投老残年,江南谁念方回[3]?东风渐绿西湖岸,雁已还,人未南归。最关情、折尽梅花,难寄相思。
 
 
[1]陈君衡:名允平,号西麓,四明人。
 
[2]茸帽:皮帽。
 
[3]方回:贺铸,字方回。黄庭坚诗:“解道江南断肠句,世间惟有贺方回。”此以方回自比。
 
 
 
        周密(1232—1298),字公谨,号草窗,又号四水潜夫。祖籍济南,曾祖随宋室南渡,移居吴兴(今浙江湖州)。宋德祐年间曾为义乌县令。宋亡不仕,以保存故国文献为自任,网罗采撷,著书数十种,《东林野语》、《武林旧事》、《浩然斋杂谈》等成为重要文献。在宋代词坛上,名望很高,曾与王沂孙、张炎等人共结词社,又曾与吴文英结盟西湖,并称“二窗”。他的词讲究音律,文字精美。晚年遭逢国难,多写思国怀乡之情,风格亦变得凄楚沉挚。著述极多。有《草窗词》。
        这是一首送别词。友人陈允平应召入元做官,临别之际,作者赋词送行。对陈允平被元朝征召做官表示了不冷不热的暗讽,却又不失朋友之间的体面,暗含着难言的责怪、失望、感伤之情。
        词的上阕描绘送别的场面并拟想陈允平在秦关汴水经行之处如何纵情游乐,暗含着对陈允平应召失节的嘲讽和指责。陈允平临行前,原野上旌旗摇摇,车马浩荡。黄沙伸向万里之外,蓝天似乎在变低。你腰系宝带身佩金印,宴前风吹你头戴的皮帽不断地晃动。作者对场面的渲染,暗含着陈允平经不住官位的引诱,内心贪恋着官位。接着设想陈允平将要经过秦关、汴水,在那里你将登临赋诗,将有笙歌鼓乐相迎,骏马美人相伴。登秦关汴水赋诗,受叠鼓清笳相迎,暗指陈允平忘却了自己是南朝人,俨然以北人自居,改变了自己的气节。
        词的下阕抒写离别之情。首先设想陈允平身在北国,酒酣之后,可以面对燕山白雪。冰天雪夜,可见明月泄地。清晓时见陇头云飞。作者对此无褒无贬,在设想的景象后面没有勉励和宽慰,如“充满豪情”“美景无限”“志存高远”之类的话,是因为朋友之间已经志不同道不合了。接着抒离别之情,自己年事已高,今日一别,料想陈允平再也记不起我这“江南方回”了。但我却思念着你,当东风渐绿西湖岸,大雁南飞之时,你再也不会回来了。最令我伤感的是:折尽梅花,也无法将我的相思送达。全词虽暗含着对友人的指责,却言辞微婉,友谊不绝,沉挚感人。正如俞陛云在《唐五代两宋词选释》中评曰:“下阕但赋离情,于陈君衡出处,不加褒贬之词,仅言江湖投老,见两人穷达殊途,新朝有振鹭之歌,而故国无归鸿之信,意在言外也。”意思是说词的下阕表达了作者对志不同道不合的朋友的情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