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 免费注册 忘记密码
|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禅人生 >禅茶一味> 禅人生

唐诗里的酒,宋词中的茶,美得让人心醉

我,既喝酒,也喝茶。

酒,是侠士,是豪杰,既张狂,也炽烈,在猎猎西风中,在萧萧长亭里,与君一醉一陶然。

茶,是素人,是隐士,眉目淡然,素衣白袍,坐在幽幽的空谷,与你谈古论今,就连声音,都是清冽明净的,一副飘飘遗世之风。

唐诗里的酒,宋词中的茶,美得让人心醉

 


唐诗可以下酒

史可法有诗云:“斗酒纵观廿一史,炉香静对十三经”。金圣叹品才子书,动辄大呼“当浮一大白”。屈大均诗中有“一页《离骚》酒一杯”之句。于成龙则以唐诗下酒:“夜酒一壶,直钱四文,无下酒物,亦不用箸筷,读唐诗写俚语,痛哭流涕,并不知杯中之为酒为泪也。”

酒是扫愁帚,又称钓诗钩,既可解忧,又增灵感,所以,自古才子,几乎没有不好饮的。陆羽茶既为癖,酒亦称狂。李白人称醉圣,白居易自呼醉尹,欧阳修自名醉翁,皮日休自号醉士,那些流传千古的诗篇,透着一股浓浓的酒气。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读李白的诗,宜举杯邀月,长歌浩叹,须一饮三百杯,且非烈酒不足以浇胸中块垒。

唐诗里的酒,宋词中的茶,美得让人心醉

 


八月秋高风怒号, 卷我屋上三重茅。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读杜甫的诗,宜于凄风苦雨之夜,饮一盏苦酒,与诗圣同忧。

鹿门月照开烟树,忽到庞公栖隐处。

岩扉松径长寂寥,惟有幽人独来去。

读孟浩然的隐逸诗,宜林间松下,倒一碗菊花酒,喝完后,唇间留着一股淡淡的菊花香。

唐诗里的酒,宋词中的茶,美得让人心醉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读王维的山水诗,宜于幽篁之下,抚琴长啸。赏辛夷,观芙蓉,月下饮淡酒。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

读王翰的边塞诗,宜听战鼓,观金戈铁马,酣饮葡萄酒,且歌且舞。

唐诗里的酒,宋词中的茶,美得让人心醉

 


渭城朝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

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读王维的送别诗,宜于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处,唱阳关三叠,一壶浊酒尽余欢。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读张籍的羁旅诗,宜于天之涯,海之角,听夜半钟声,一杯清酒可助一夜好眠。

唐诗里的酒,宋词中的茶,美得让人心醉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读李商隐的情诗,宜于午夜梦回之时,饮一盅女儿红,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宋词可以伴茶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读李清照的词,宜于帘卷西风处,听梧桐更兼细雨,品铁观音,欲说还休。

唐诗里的酒,宋词中的茶,美得让人心醉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读柳永的词,宜伫倚危楼,凭栏把盏,断鸿声里,立尽斜阳。

唐诗里的酒,宋词中的茶,美得让人心醉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读辛弃疾的词,宜“醉”里挑灯看剑,大口灌乌龙茶,一“醉”方休。

唐诗里的酒,宋词中的茶,美得让人心醉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读苏东坡的词,可于朗日晴空之时,也可于风雨交加之际,至于茶叶,不拘粗细,信手拈来,无需讲究。

唐诗里的酒,宋词中的茶,美得让人心醉

 


梦入江南烟水路,行尽江南,不与离人遇。睡里消魂无说处,觉来惆怅消魂误。

欲尽此情书尺素,浮雁沉鱼,终了无凭据。却倚缓弦歌别绪,断肠移破秦筝柱。


读晏几道的清词丽句,宜于午后清宵,细听弦歌,慢品碧螺春,重温旧梦。

春花秋月何时了? 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 只是朱颜改。 问君能有几多愁? 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读李煜的词,宜于深夜,绕阶徘徊,饮一杯酽酽的龙井,为之谓叹。

唐诗里的酒,宋词中的茶,美得让人心醉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


而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读蒋捷的词,宜于客舟,于僧庐,风雨飘摇之中,饮一杯禅茶,品悟人生,勘破世情。

如果说,唐诗大气磅礴,那么,宋词则缠绵悱恻。如果说,唐诗大开大合,那么,宋词则如泣如诉。


如果说,唐诗是豪情万丈的侠客,那么,宋词则是温柔婉约的闺秀。

如果说,唐诗如酒,那么,宋词则如茶。


在寂静的雨夜,闲翻一卷诗书,读到妙处,可杯酒助兴,可盏茶清心。壶里乾坤大,醉乡日月长,读书消得泼茶香,诗酒趁年华。

相关文章: